17053837222

会所新闻 分类
在广州丝袜按摩会所里工作的年轻女孩们,何以为家?发布日期:2020-04-25 浏览次数:

我们分享一篇在广州丝袜按摩会所里工作的年轻女孩们,何以为家?一份故事,一份人生;请关注广州丝袜会所的网站哦;

阿青结婚九年,和丈夫拥有一对儿女,本该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。自从进入了美容行业后,她没日没夜地工作,每天从宿舍到美容店两点一线。夜深人静,她不禁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:她的家到底在哪儿?


她的同事还有芬芬、绿豆、美兰、小雅以及店长安红,六个女人同吃同住,每天包揽着二十多个顾客的美容项目。要是遇上节假日,她们更是不能休息,顾客比平常要多到三十几人,这已大大超过她们的工作负荷。


她们基本都是85后到95后的年纪。比起上一代女工,她们来到深圳并非为了直接进入工厂,而是选择自由度更高的工种,最好是能学点技术又不需要学历的工作。美容行业便是热门选择之一。


每个年轻美容师都有自己的生活经历,或是欲望,或是观点,或是自身的困境。随着白石洲如火如荼的拆迁,她们像烟花一样散落在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里。

要是没有宣传,来往行人很难注意到这家在百货二楼的美容院。


几个月前,派单员在马路边招揽生意,由于我经常在附近走动,她们渐渐认出我,发起重点“进攻”。我怀疑美容养生是忽悠人的,但热情难却,决定不妨到店里看看,体验一把。


在店长安红的接待下,我换购了一张价值2000元的美容积分卡,可以体验背部按摩、拔罐和面部清理多个项目。安红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像多数注重形象的推销员,她高高隆起的胸部在紧身西装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曼妙。在她的推荐下,阿青成了第一个服务我的美容师。


我注意到,美容店墙上挂着各种锦旗,其中还有的写着“妙手回春,用心服务”八个字样,跟病人送给医生的锦旗别无二样。察觉到我的好奇,安红说:“那都是顾客送的。”阿青也在一旁帮腔:“你放心,我们都是靠效果讲话的。”在她的引领下,我进入了一间按摩小房间。


“把衣服脱了吧。”阿青示意我脱掉上衣。在还没相熟的情况下,我有些局促。“你放心,我们这里都是女的,没有男的。”阿青可能见多了顾客别扭的样子,表现得很轻松。


我红着脸,背过身去脱掉了上衣,担心阿青看见我赤裸的上身,赶忙趴在了按摩床上,把头埋在透气孔内。为缓解气氛,阿青聪明地再次强调:“你是第一次做吗?没关系,我们都是女人,你有的,我也有。”


她在我的背上倒了一些姜汁,用小巧而有力量的手掌反复来回推,我感到一阵酸痛,就像经受一场体力考验。没过几分钟,她对我的背部进行拍打,声音响亮而又节奏。大概15分钟后,她的手指在我肩上反复捏,我疼得咬紧了牙根。


“觉得痛可以叫出来。”阿青非常善解人意。


“还好。”我说。


“经常坐办公室很少运动吧。”她继续聊道。


“嗯嗯,也算吧。


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


“编剧,知道吗?


“那挺舒服啊你们,靠脑子吃饭,不像我们成天累死累活,也赚不到钱。


我和阿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,从外表看上去我们年纪相差无几,她没主动讲,一般人还真看不出她是两个孩子的妈。阿青说她21岁就结婚了,女儿11岁,儿子9岁,都还在上小学,也正是花钱的时候。由于放假时间很少,她只得每个月抽时间回惠州老家一趟看孩子。


阿青还介绍说,安红是刚刚晋升的店长,实打实的90后,由于业务能力好,凭借源源不断的回头客累积了不少口碑,在短短三年内从一名生手脱颖而出,被老板提拔为新的店长。而她自己做这行已经是第四个年头,除了月薪涨了两百,其余都还是原地踏步。


半小时后,广州按摩会所完毕,阿青让我好好休息。安红端了一碗黑芝麻糖水过来,说是请顾客喝的。我还没穿好衣服,被她撞个正着,脸红成一个大苹果。“没关系,女人的身体我们都见多了。”阿青再次化解我的尴尬。


“怎么样,舒服吗?”安红关切问道。“嗯,就是用力了点。”我说。“好,那下次轻点。”我不由得笑了,就像偷偷体验了一次情色服务。


“记住哦,你的背部毛孔正在吸收姜汁,回去先不要洗澡,等它吸收完。”安红再次嘱咐,阿青已转战到别的房间服务下一个顾客。


一个星期后,经过预约,我再次来到美容院。当天阿青并没有出现,安红解释说她正在别的房间忙活,只得乐乐来服务我。再一次要在陌生人裸露身体,我虽然有了经验,但仍有些尴尬。


“你就是丁丁吧。阿青还在忙,今天就我来。”乐乐不慌不忙,准备着按摩仪器。


“听你的口音不像广东的。”我寒暄道。


“我是河南的。”乐乐说。


“郑州?


“是郑州啊,这里就我是北方的。”她一边忙活一边说,按摩起来力气还不小,我差点叫起来。


“那你跑挺远来的。


“没办法啊,不想在老家呆。”乐乐语气很不经意。


我发现美容师们都相当擅长和顾客聊天,并非像电视剧里出现的那样只管埋头干活。这里更像是一个休闲会所,在私密的空间里,大家随心所欲地说话。至于所谓的美容效果,当然没有宣传得那么夸张,但顾客更在意她们的服务态度,只要热情周到,够卖力,一般都会给顾客留下好印象。


“我们这里从肩颈椎到脚部、胸部都可以按摩。”乐乐继续介绍说。


“胸部?


“对啊,胸部也要经常保养,才能预防结块和乳腺癌,你男朋友没有给你按摩?”乐乐说话的语速很快,有着北方女孩的直率和大大咧咧。


我调侃乐乐有一张上镜的模特脸,但在她的认知里,她觉得模特长得都像范冰冰一样漂亮,而她自己则离美丽太遥远。我告诉她美的定义并非只有一个标准,她直说自己没有当模特的资质,因为她笑起来还有两颗龅牙。说到这些时,乐乐还特意解开口罩让我看她的两颗大门牙。


后来的几次按摩都是乐乐来招待我,阿青总是在忙,偶尔碰到我,她打个招呼便转身进入别的按摩房。


由于美容院没有窗户,有时候我来,乐乐便关心外面的天气如何,要是见我打着伞来,她便知道外面下雨了,她说她上班时间里几乎没有见过白天。

再后来,我的按摩师换了一个叫做绿豆的广东女孩。我问乐乐去哪里了,安红解释说她被调到了龙华分店,短时间内不会再被调回来。见我问这些,在一旁的绿豆以为我对她不满意,提议可以随时换人。我连忙说怎么方便怎么来。


背部按摩项目结束后,绿豆开始为我进行胸部按摩,这也是她们店的招牌项目。让陌生人接触私密部位,我感到无比尴尬。绿豆一眼洞穿:“难道你和你男朋友做那个也害羞?”她比乐乐更直接,我有些不适。“这......是两回事啊。”我辩解。“没关系,我习惯了,看你的就像看我自己的。”她安抚我。


绿豆在我胸部上抹了一层保养油脂,接着用她娴熟的手法晕开,又揉又搓,就像面包师打粉那样。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,我和她聊了起来。


“你做这行多久了?


“两三年吧。”她说


“为什么来做这个?”我问。


“为什么啊,因为不想回家啊。”


也许因为一同身处私密的空间,我和按摩师们总是很容易交流彼此的生活,即使刚认识不久,也总能找到各种话题。


在我和绿豆的相处中,我得知她的家庭非常重男轻女,两个哥哥得到的关注远比她多。有次,父母从肇庆来深圳旅游,也只叫上两个哥哥陪伴,对她则不闻不问,这件事深深刺痛了她。她后来从哥哥的朋友圈里看到一家人除了她在海边的合照,她说就像在看一个陌生的家庭。


绿豆说,做这行完全靠客户的口碑,这点体现在按摩师的薪资水平上。她们统一拿着1200元的底薪,其余薪水靠客户的评分累积,一个月下来,员工的实际薪水多数维持在5000左右。店长安红每个月收入往往过万,引起了大家的隐隐妒忌。绿豆说,只怪她自己没那个能力。


短短时间里,阿青、绿豆,还有美兰、芬芬以及新调过来的小雅,她们都为我提供过服务。由于胸部按摩是极其隐私的项目,这让我很快和她们建立起信任,大家无所不聊,尤其是女性关心的话题,诸如家庭婚姻一类。我记住了每个按摩师的名字。


阿青再次为我按摩,已经是一个月后,她脸上似乎增加了一些疲态。她说,在美容店上班的好处是公司包吃包住,省去了大部分生活杂费,这对于生养了两个孩子的她减轻了不少压力,只管每个月存钱补贴家用。丈夫则在一家电子工程公司上班,两人平常极少有时间见面,只有晚上通个电话。她和老家的孩子们,往往只能用手机视频聊天。


在按摩店上班四年了,阿青有点抱怨,尽管比她大十岁的丈夫待她不错,但她仍然感到他不够关心她。说到这些时,阿青整个人显得更加沮丧。


“你知道吗,他在龙岗上班明明有车,也不来看我一下,哎这个样子没办法生活下去,他年纪大我也挺多的,要不要跟他离婚?我觉得我们有代沟,还是找个年纪相近的好沟通。他姐倒是劝我说没走到离婚这一步,就不要走,女人嘛,还是为自己多考虑,你说是吧。


还没迈入婚姻的我,并不能切身体会阿青的感受,只能安慰她:“我不能左右你的选择,目前的生活过得不开心,我鼓励你努力去发现更多快乐的方法,我相信你的孩子将来也会理解你的。


阿青还是唉声叹气,“看他以后表现吧。


这时,美兰开门进来唤她去别的房间服务顾客,我穿上了衣服准备离去。临行前,阿青跑过来告诉我外面下雨了,大概在店里等了半小时后,雨停了,我才离去。


要看下集请收藏广州丝袜会所的网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