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053837222

会所新闻 分类
邂逅广州男士spa会馆女同学发布日期:2020-12-02 浏览次数:

邂逅广州男士spa会馆女同学;你为谁?舞动霓裳,为谁,弄展笑颜。纵使一刹那迷离,旧亿昨日,泪自流。梦中容颜,颜如烟,成流年。一夕年华,浮生百年仍是过客。

有一件小事,让我刻骨铭心,至今难忘。
        因为孩子从乡下转到县城读书,自己没有一技之长,就买了一辆笨重老旧的人力三轮车,拉拉客人或东西,挣些小钱补贴补贴家用。
        很清楚的记得十几年前,一个秋天中午,天气很不错。阳光不强不烈,不暖不热,夹着几许小风,凉爽而通透。

         我照旧跟平常一样,骑着三轮车,从出租屋出发,经过政法新村宿舍区,准备拐上环城大道,不远处有女人叫我,她要用车。我像遇见财神爷似的兴奋,迅速调转车头,幸亏车刹灵敏,险些撞上一位步行的老人。

        我把三轮车停放在不高不矮红墙小院外面。小院里,干净整洁,到处是花花草草,浓郁淡雅,极富有诗情画意。小院中间,有一位大约三十几岁的女人,就是叫车的女人。这人怎么好熟,自己暗想。她穿着米黄色带暗花的睡衣,风姿绰约,匀称标致。她一边拍打着凉晒的棉被,一边轻轻转过纤柔的身子。她看了我一眼,愣了一下,迅速调过白里刚刚透出红润的脸说:“请你把廊檐下几盆花,送实验幼儿园后面刚盖的一幢新楼505室,你知道吧”。她肯定是我高中同班同学韩芹(化名)。我没有敢正面看她,小声应道:“知道,好的”。

我赶紧把几小盆不知名子,但很漂亮的花搬到车上,最后一大盆栽,我真的搬不动。她过来帮我时,一股子扑鼻子香水味冲淡了我浑身的汗腥味,也让人魂魄颠倒,不知所措。我小心翼翼,不是怕弄坏花盆,是怕碰到她身上,但还是触碰她那白嫩手上。当时,确实有一种凝脂似的感觉。但两个人始终没有正视对方。

她大慨能怀疑我是她的同学,可能怕我自卑吧,没有说出。
        装好车,我问她:“有人跟过去?”。这时,她打量我说:“没有,那头有人在”。“多少钱?”,她紧接问我。我没敢多要,说:“三块钱”。她从屋里拿来5元纸币给我。我问她:“有零钱吗?我没有零钱找给你”。她说:“算了,不用找”。其实,我口袋里就有零钱,只是想拖延时间,让她可能会认出我是她的同学。
         我骑上三轮车,驶出小院,速度不快,一直在想,她肯定是我的同学,个头差不多,就白了许多,洋气了许多。

这也让我想起,在高一时,一个星期三下午有劳动课,栽菜。我是劳动委员,她离校近,是走读生,要她带粪桶。她很生气说,她家没有粪桶。我发了脾气,要她跟邻居借。其实,叫一个女生带粪桶,也难为了她。
         想着,不一会,来到她说的地方,应该是她家新居。我把小盆花先运上楼。请了正在房间接电的人,不到三十岁,帮我把大盆栽抬上楼。我俩在楼梯口休息,我问小伙:“这家女主人,是姓韩,在检察院工作?她老公在国税局工作吗?”。小伙子笑着对我说:“她是我表姐,你们认识?”我连忙摆手说:“不认识”。说着,一个身穿税务制服,白白的,胖胖的男子过来问我:“没有全拉过来吧”。“就这几盆”,我打量着他说。

那不到四十岁的胖男人给我一瓶矿泉水问我:“多少钱?",我毫不加思索地说:“五块钱”。我看出他感觉贵了些。不过,他还是给了我十块钱,我找他五块钱后,匆匆忙忙,溜之大吉。
         所以她在广州男士会馆工作这件事,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一直埋藏在自己心里。